当前位置: 主页 > 科学探索 >

文物認養的山西探索(人民眼·文物保護利用)

来源: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: 2020-05-08 08:36

文物認養的山西探索(人民眼·文物保護利用)

 

  圖①:山西晉城市陽城縣中庄村古民居御樓修繕前后對比。
  圖②:山西大同市渾源縣麻家大院修繕前后對比。
  圖③:山西長治市屯留區魏拯民故居修繕前后對比。
  資料圖片

 

  引子

  西海村頭的龍王廟,殿中石像與壁畫栩栩如生。 

  “10年前可不是這般模樣。”回憶起當年龍王廟破敗不堪的情景,時任山西曲沃縣工商聯主席的黃文生感慨不已,“屋檐上的雜草和垂下來的長柳糾纏,院內的物件,凡人力能搬運的難有幸免,連石墩子柱基也被撬走了。”

  在曲沃縣文物局動員下,黃文生認養龍王廟,成為全縣第一個認養古建筑的人,而曲沃也由此成為山西第一個推行文物認養的縣。

  “不修,有些古建筑不出兩三年就會塌了﹔修,又沒那麼多錢。”干了近30年文物保護工作,曲沃縣文物局原局長孫永和心直口快,“當年對低級別文物嘗試認養保護,也是不得已的辦法。”

  我國是文物資源大國,據普查統計,現有不可移動文物近76.7萬處。保護文物功在當代、利在千秋。近年來,文物保護經費投入大幅遞增,保護狀況明顯改善。但在一些市縣,財力、人力不足與文物存量大、保護任務重的矛盾依然突出。文物大省山西有不可移動文物53875處,其中列入國家、省、市、縣四級文物保護單位的13405處,其余也需採取有效措施改善保護狀況。做好文物保護大文章,除了各級黨委、政府支持,還需調動多方積極性。

  2018年,中辦、國辦印發《關於加強文物保護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見》。這個全面加強新時代文物保護利用改革的重要文件提出:“堅持政府主導、多元投入,調動社會力量參與文物保護利用的積極性。”

  2017年起,山西省在基層文物保護部門探索實踐的基礎上,推出“文明守望工程”,在不改變文物所有權的前提下,鼓勵和引導社會組織、企業或個人通過出資修繕、認養等方式,參與市縣級文物保護單位和其他不可移動文物的保護利用。3年來,全省88處文物古建被認養。堅持政府主導,著力健全社會參與機制,文物保護利用的動能和潛力正在釋放。

  

  緣起“四牌樓”

  保護層級較低的普通不可移動文物數量龐大,縣級文物部門維護力量薄弱

  曲沃縣的文物認養,還得從18年前的“四牌樓”修繕說起。

  這一年,曲沃縣實施城鎮路面拓寬工程,始建於明朝萬歷年間的“四牌樓”成了一塊“攔路石”。最初的方案是直接拆掉,一條馬路筆直通過去。

  “不能拆!”時任縣文物局局長孫永和提出反對意見。最終,牌樓所在處建了一個交通轉盤,“四牌樓”得以保留。

  可事還沒完,嶄新的馬路和“破破爛爛”的牌樓放在一起,反差強烈。縣領導將了孫永和一軍:“留是留下了,但你文物局能不能整出個樣子來啊!”

  孫永和何嘗不想修,可修繕費用需要30萬元,當時對文物局來說委實是筆巨款。

  “那時縣財政每年能給文物局的維護經費也就六七萬元。手裡錢少,得先干要緊的事。”孫永和回憶說。

  經費不足,是基層文物保護部門普遍面臨的現實問題。“文物保護級別一般分為國家級、省級、市級、縣級,由此形成了金字塔式的分級負責文物保護結構。地方財力相對有限,資金保障則從國家到省到市再到縣逐級遞減,呈現‘倒金字塔形’。特別是位於‘塔底’的保護層級較低的普通不可移動文物數量龐大,縣級文物部門維護力量薄弱。”山西省文物局文物管理處處長白雪冰說,1995年到2005年,山西平均每年的文物保護經費為1000萬元左右,這些資金大都給了國家級、省級文物保護單位。

  隨后,投入資金逐年增多。2006年起,中央財政對山西省文物保護的投入增加到每年3億元,省財政增加到1.7億元。與此同時,國家級、省級、市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也在不斷擴容,基層文物保護單位依然“喊渴”。

  如今,已經退休的孫永和送孫子上學,每次都要經過“四牌樓”。精美的木楔結構、雕紋,依然讓他陶醉。修樓的往事,也不時浮現腦海。

  “那時每天起床第一件事,就是想怎麼籌錢修繕。”思來想去,孫永和找到縣長:“我不要你撥款,隻要發個文……”一番力陳己見,促成縣裡發出了捐資修繕“四牌樓”的倡議書。

  全縣機關干部共捐了16.5萬元,孫永和又發動文物局職工籌集了近5萬元,可還有近10萬元的缺口。